天揖黔首

废墟。

暂时没有余裕顾及他人,主页自娱自乐性质强,慎关。

情绪,更深层次的被称为广义感动的情绪,越是充溢越会冷静,好比空气。

雪地里的残骸因被拖拽而留下的一道血。

思维没有恢复完全不过也有七七八八,独立针对话题时没什么区别,就是信息获取上....大多数情况像感官被麻痹了一样停滞于眼前,少有新的认知冲击,感动不会长久,内心浮在上空。

我不知道我的脑子究竟为了什么而流动,更深层次什么也没有,虚无带来的内核真空,我知道的除了“它存在”以外,什么都没有。

越是吸纳新的东西,混乱之中共鸣伶仃几个,只记得从前费劲心力编成语言的东西,就越是觉得这是几近干涸的瓶底几颗水珠挣扎,在没有任何外力的情况下自己引动身躯,好苦。

我什么都没做,那我现在在想什么,好像什么都没想......

寒冷的俄罗斯某些区域盛产向日葵,这种事好浪漫啊。

尽管好像不主要起观赏效用。

想在那种极致的感动中死亡。

第三年,我还有好多想说的。